全屏背景
導航菜單
自定內容

配資咨詢熱線:

13692170950

圖片
網站標志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圖片
自定內容
圖片
自定內容
文章正文
國產CPU正從可用向好用轉變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9-11-05 17:23:20    文字:【】【】【
摘要:【計算機行業:國產CPU正從可用向好用轉變 自主可控前景可期】未來隨著黨政軍、重點行業信息系統國產化進程的加速,國產CPU進口替代空間也將進一步放大,生態建設也將得到完善。建議投資者關注與國產CPU生態密切相關的企業投資機會,主要包括軟硬件廠商、集成商等。建議關注國內參與自主可控整機設計、制造企業,包括中國長城、浪潮信息、紫光股份、中科曙光;關注積極參與國產化平臺適配的系統集成、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應用軟件企業,如太極股份、中國軟件等。

國產CPU發展現狀:CPU(中央處理器)是計算機系統的核心和大腦,也是國家大宗戰略物資,系統復雜研發難度高。我國CPU研發起步較早,但發展較為坎坷,步入正軌是在“十二五”之后。在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政策和大基金投資等多重措施支持下,一大批國產CPU設計單位成長起來,產品覆蓋了高性能計算、桌面、移動和嵌入式等主要應用場景。但是,國內設計企業在CPU指令集架構上主要還是依靠國際授權和技術合作。主要廠商如飛騰、龍芯、申威、兆芯及海思等企業在各自領域設計出了自主可控程度較高的CPU,產品本身正在實現從“可用”到“好用”的轉變,在黨政軍和重點行業市場得到應用推廣,生態建設也取得較大進展。

  國產CPU發展機遇及前景展望:當前,國產CPU面臨著相對較好的發展環境。一方面,中美在科技領域的博弈具有長期性,美國對中科曙光、華為、江南計算所等電子信息企業和機構的制裁并沒有解除,CPU等產品的供應鏈風險顯著上升,進口替代空間大;另一方面,國家出于戰略安全、產業升級角度考慮,也將持續加大對國產CPU的研發、應用等領域的支持力度。我們認為,未來國內CPU廠商有望憑借著逐步積累的開發經驗、持續加大的研發投入和相對較大的工藝提升空間,來縮小與國際水平的差距。同時,AI、5G、物聯網等新技術也將帶來新的計算需求,開源架構也將給國內企業帶來新的架構選擇,國產CPU有望實現“換道超車”。

  主要國產CPU設計企業發展概況:天津飛騰、龍芯中科、申威(上海高性能集成電路設計中心)和上海兆芯是國內傳統的國產CPU設計企業,均具備較強的微內核研發能力。天津飛騰在2019年8月份被中國長城收購,并在9月19日推出新一代桌面處理器FT2000/4處理器,產品性能與英特爾i5中檔處理器相當,優于國內其他廠商;龍芯近年來持續加大生態建設力度,并持續加大對大核、重點行業嵌入式CPU的研發投入,以擴大市場影響力;上海申威在提高高性能計算CPU性能的同時,不斷完善產品譜系,做強桌面和嵌入式CPU產品;上海兆芯在通過威盛獲得的X86設計技術基礎上,不斷培育自主開發能力,目前產品性能與英特爾的差距在縮小,生態兼容性優勢凸顯,產品在政企市場得到推廣。

  投資建議:國產CPU雖然同國際先進水平存在較大差距,但差距擴大的勢頭正在得到逆轉。未來隨著黨政軍、重點行業信息系統國產化進程的加速,國產CPU進口替代空間也將進一步放大,生態建設也將得到完善。建議投資者關注與國產CPU生態密切相關的企業投資機會,主要包括軟硬件廠商、集成商等。建議關注國內參與自主可控整機設計、制造企業,包括中國長城、浪潮信息、紫光股份、中科曙光;關注積極參與國產化平臺適配的系統集成、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應用軟件企業,如太極股份、中國軟件等。

  風險提示:1、國產化推進不及預期的風險。2、生態建設難度可能高于預期。3、業績短期內難以有效釋放。

  目錄:

  正文:

  9月19日,天津飛騰發布自主研制的新一代桌面CPU(中央處理器)FT2000/4,該款產品主頻最高達到3.0GHZ,最大功耗10W。該芯片使用飛騰自主研發的微內核,兼容ARM V8架構,在核心技術上實現了新的突破,進一步縮小了與國際主流桌面CPU的性能差距,并在內置安全性上擁有較多獨到創新。國產新型桌面CPU的面世,將為快速推進的自主可控產業提供助力。天津飛騰作為我國自主可控產業的重要力量,也是我國國產CPU發展的一個縮影。本報告重點梳理了國產CPU發展現狀、未來機遇以及主要廠商情況,以饗投資者。

  一、 國產CPU發展現狀

  1.1國產CPU研發起步較早但發展歷經坎坷,“十二五”開始逐步踏上正軌

  CPU是計算機的大腦和心臟,是國家大宗戰略產品,也是一個巨復雜系統。計算機主要由三部分構成:CPU、內存、外部設備(存儲、顯示器、輸入輸出等)。CPU負責指揮外部設備和內存進行協同的工作,處在指揮和控制地位,是核心之所在。CPU也是國家大宗戰略產品,尤其是進入信息化、智能化時代,它就和工業化階段中的鋼鐵一樣,是整個產業的基礎,應用面廣,支撐作用強,是國家戰略安全、產業安全的重要保障。CPU還是一個巨復雜系統,它同其他芯片器件不同,它需要全能,不但強調邏輯控制,還需要有強勁的計算速度,技術實現難度非常之高,全球能夠獨立研發高性能CPU的國家少之又少。

  我國處理器研發起步相對較早,但發展歷程比較坎坷。上世紀六十年代,基于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的微處理器還未出現,計算機系統就是一個大型的中央處理器,體積大,計算速度慢。當時,我國使用的計算機系統都是自主設計,且同國際水平差距不大,標志性產品包括晶體管109機(1965年6月研制)、小規模集成電路106機(1968年研制)等。上世紀70年代以后,美國大規模集成電路尤其是超大規模集成電路快速發展起來,以英特爾4004為標志,美國真正意義上的微處理器面世,CPU正式進入商用時代,此后按照摩爾定律持續快速演進,英特爾此后也一直統治著全球桌面和高性能計算市場。相反我國受限于國內經濟條件、國際技術封鎖等原因,期間雖然研制出了基于大規模集成電路的第三代計算機系統——專用77型微機,但喪失了第四代計算機系統(基于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的研究能力。從“七五”開始,一直到“九五”,國家對國產CPU的支持力度明顯下降,主要科研支持計劃都未將其列入。直接的后果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國內大量處理器研究單位關閉,人員大批流失,大學也很少設置硬件專業,計算機公司變成組裝廠,CPU設計能力基本喪失。

  但是,隨著國內信息化的加速以及電子信息制造業的快速發展,“缺芯”的問題又再次受到國家重視?!笆濉逼陂g要不要、能不能開發國產CPU的爭論開始爆發,此后科技部將信息產業部啟動了發展國產CPU的“泰山計劃”。雖然該計劃未能實現既定目標,但為國產CPU的發展點燃了“星星之火”,這些火種演變成了現在國產CPU設計的三支國家隊——飛騰、申威和龍芯。除了“泰山計劃”外,科技部也在通過“863計劃”對國產CPU進行支持。從“十一五”開始,國家通過核高基重大科技專項對國產CPU重點企業進行了扶持?!笆濉币詠?,國家通過集成電路產業優惠政策、產業基金等措施扶持國產CPU產業,國內培育出了一批國產CPU設計單位和研究機構,發展走向正軌。其中,傳統的設計機構如龍芯、飛騰、申威、海思、紫光展銳等競爭力正在提升,君正、兆芯、海光等新秀也在快速成長,科研機構包括中科院計算所、北大眾志、國防科大、江南計算所、北京大學、浙江大學等都在積極參與,形成了百花齊放的局面。

  1.2 部分國產CPU廠商具備完全自主發展能力,但多數仍依托國際合作

  國產CPU技術格局:少數具備自主指令集架構設計能力,多數依靠國際成熟架構授權

  CPU發展到今天,其內部架構和邏輯關系已經變得錯綜復雜,設計企業如果從頭開始進入,成功難度很大。國內有部分完全自主架構,如北大眾志完全自主開發的指令集產品UniCore,蘇州國芯、杭州中天、浙江大學共同設計的國產嵌入式CPU——C-Core等。但是我們也看到,雖然這些產品在指令集架構上,實現了完全的自主,安全性最高,但是缺點也十分明顯,包括缺乏操作系統等基礎軟硬件支持、開發工具少(編譯器、調試器等)、應用程序開發困難、移植難度大等,所以一直以來在產業化上受到較大制約。目前,活躍在市場上的國產CPU絕大多數都是采用同國外合作的方式,主要途徑包括購買指令集授權、技術合作等。

  提到指令集架構,則要從計算機的發展史開始說起。早期的計算機系統,軟件的編寫都是直接面向硬件系統的,即使是同一廠商的不同計算機產品,他們的軟件和硬件都是不能通用的,軟件和硬件緊緊耦合在一起,不可分離。后來,IBM為了使自己的一系列計算機能夠使用相同的軟件,免去重復編寫的痛苦,于是在它的計算機系統中引入指令集架構(ISA,Instruction Set Architecture)的概念,將軟件編程所需要的硬件信息抽象出來,形成一個抽象的機器架構,編程人員在這個抽象機器上進行編程,進而實現了與硬件的解耦。至此,處理器則從原來與系統不能分離,演變成為指令集架構、微結構、底層的物理實現三層結構,并一直延續到現在。指令集架構中,最為基礎的就是指令集,它是用來引導CPU進行加減運算和控制計算機操作系統的一系列指令集合。

  目前,全球CPU指令集架構有兩類——復雜指令集(X86)和精簡指令集(以ARM、MIPS、POWER等為代表)。其中,復雜指令集(CISC)通過增加可實現復雜功能的指令和多種靈活的編址方式,來提高程序的運行速度。但直接后果就是需要對不等長的指令進行分割處理,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等待,效率較低,對硬件集成度、工藝、功耗均非常高。相反,精簡指令集(RISC)采用的等長的指令,可以將一條指令分割成若干個進程或者線程,交給不同的處理器并行處理,效率高,硬件集成度要求不高,工藝簡單而且成本低。英特爾在早期研發CPU時,精簡指令集還未出現,而在精簡指令集出現之后,英特爾也看到了精簡指令集存在的明顯優勢,但為了實現后向兼容,也不得不一條路走到黑,繼續推動X86復雜指令集的發展。

  這兩類架構競爭十分激烈。上世紀90年代,復雜指令集和精簡指令集陣營展開了激烈廝殺。復雜指令集一方,英特爾憑借著與微軟的事實上的結盟(Wintel體系),同時也在新的微內核中融合了一些精簡指令集的技術優勢,在中低檔服務器、PC、筆記本等主流領域占據了絕大多數份額;精簡指令集一方,雖然指令集本身有優勢,但是群龍無首且各自為戰,最終被Wintel體系打敗,且擠壓到嵌入式市場,后來在智能手機興起之后才覓得新的市場空間。尤其是ARM,通過與Android的合作,在智能手機處理器市場占據了絕大多數份額。在ARM的64位產品(ARM V8)推出之后,其市場也不再局限于嵌入式和移動領域,高性能計算、服務器和桌面也都成為其重要方向。

  復雜指令集和精簡指令集架構在國內均有授權或者技術合作。X86授權的有兆芯、海光,兆芯是通過威盛獲得的X86授權,海光則是中科曙光和AMD合作的產物。精簡指令集授權的有龍芯(MIPS)、飛騰(兼容ARM V8架構)、申威(Alpha)、海思(ARM)等??梢钥吹?,ARM架構在國內市場上的影響力較大。

  指令集授權模式對比:架構授權自主可控程度高,硬核授權產品化速度快

  目前,CPU授權主流的方式有三種:架構授權、軟核授權和硬核授權,對于使用授權的企業來說,CPU的完成度依次上升,設計難度依次下降,但自主程度也在降低。

  (1)架構授權。該級別授權允許被授權方研發芯片,兼容授權方發展出來的指令集架構,主要好處在于可以分享授權方建立起來的軟件生態紅利。但由于架構只是處理器的抽象描述、設計理念,類似于大樓的渲染圖,對被授權方的研發能力要求非常高,設計中出現任何錯誤,都將造成投資失敗。目前國內購買架構授權的企業均是芯片研發能力領先的企業。如天津飛騰、龍芯和申威等,被授權方拿到的都是標準文檔(包含指令的定義,通用寄存器的數量等),而大量的寄存器傳輸級模型和布線都需要設計,對自主設計要求非常高,也正是因為如此,上述企業也被認為是當前自主可控程度最高的設計廠商。

  架構授權也有很多的附加條件,包括有效期(可以為永久授權、階段性授權等)、授權用途、市場范圍、處理器核數、是否具有擴展權、自主修改權等。

  (2)軟核授權。軟核通常是用HDL文本形式提交給用戶,它經過RTL級設計優化和功能驗證,但其中不含有任何具體的物理信息。據此,用戶可以綜合出正確的門電路級設計網表,并可以進行后續的結構設計,具有很大的靈活性,借助于EDA綜合工具可以很容易地與其他外部邏輯電路合成一體,根據各種不同半導體工藝,設計成具有不同性能的器件,設計難度和自由度低于架構授權。

  (3)硬核授權。硬核是基于半導體工藝的物理設計,已有固定的拓撲布局和具體工藝,并已經過工藝驗證,具有可保證的性能。其提供給用戶的形式是電路物理結構掩模版圖和全套工藝文件,是可以拿來就用的全套技術,用戶拿到授權之后就可以生產。硬核的設計和工藝已經完成而不能更改,授權廠商對其實行全權控制,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相對簡單。因此,采用此類授權模式的廠商,自主可控能力最弱,但商業化成功的可能性最高。

  以處理器授權公司ARM為例,該公司的IP也是大體按照上述的三種模式進行授權的,但也發展出一些更為具體的授權類別。比如學術授權,是免費面向高校和科研機構的;DesignStart,是為了方便半導體企業低成本、低風險、快速了解ARM IP的一種授權模式;這兩種模式下設計出來的芯片不能銷售,只能用于內部研究。另外,它還設計出了多用途授權、單用途授權。多用途授權模式還細分為普通多用途授權和終身多用途授權,以時間為授權效力劃分,均較為昂貴,相對來說比較適合大型企業。而單用途授權以用途劃分授權效力范圍,這種授權模式之下,需要交一筆前期授權費,此后按照每顆芯片收取約2%的版稅,這種授權相對來說比較適合創業公司,或者目標明確的特定設計項目。

  1.3 國產CPU正實現“從無到有”、“可用到好用”的轉變,生態短板逐步補齊

  國產CPU在高性能計算、桌面、移動及嵌入式領域均實現較快發展,且差距擴大趨勢在逆轉

  從拿到授權到設計出產品,需要大量的資金、人員投入,以及國家產業政策的持續支持。在2006年啟動的核高基專項,以及后續大基金持續支持下,政府和企業均在發力,無論是大CPU(高性能計算、服務器)、還是中CPU(桌面級)以及小CPU(移動和嵌入式)都取得了較大進展,已有的產品通過不斷的優化升級,實現了從“可用”到“好用”,一些量大面廣的領域,也實現了“零”的突破。從整體上看,國產CPU芯片同國際差距擴大的態勢逐步在逆轉。

  高性能計算方面,國內天津飛騰、海光、申威等處理器產品已經在E級(每秒百億億次)超算原型機上得到應用,申威的處理器、加速器均實現了完全國產化。服務器芯片方面,飛騰、龍芯、海光、華為海思均有新品發布,其中飛騰2000+/64核產品性能已經與英特爾主流E5部分產品性能相當。海光由于采用的是AMD的Zen架構授權,該芯片除了性價比優勢較為明顯之外,還具備同X86生態的良好兼容性。華為海思在2019年1月份推出鯤鵬920處理器,兼容ARM V8架構,64核,7nm工藝,主頻達到2.6GHz,在中檔服務器CPU市場上具備較強的競爭力。

  桌面處理器方面,飛騰、龍芯、兆芯等均有產品推出,且近年來產品性能提升明顯。飛騰傳統的桌面產品是FT1500/4A產品,工作主頻在1.5GHz-2.0GHz之間,最大功耗15W,主頻相當于奔騰4的早期產品,但同主流酷睿處理器差距較大,民用市場競爭力相對較弱。2019年9月,公司推出了FT2000+/4A桌面處理器產品,工作主頻為2.6GHz-3.0GHz,16nm工藝,主頻指標已經與英特爾酷睿i5部分產品的性能相當,明顯好于國內其他桌面產品。該芯片能耗10W,顯著低于英特爾同類產品35W-45W的能耗水平。此外,龍芯推出的3A/3B3000產品,商業級產品主頻在1.5GHz左右,相較前一代產品,主頻提升近50%,改善明顯。

  國內移動CPU設計能力快速成長,已經處于全球領先地位。相比傳統的PC和服務器市場,我國移動芯片同國際差距已并不明顯,華為海思和臺灣聯發科在移動處理器設計領域都處在全球領先地位。2019年9月,華為海思發布麒麟990和麒麟990 5G產品,這兩款芯片使用臺積電二代的7nm工藝制造,整體性能較前一代產品——麒麟980提升10%左右。從公開的跑分數據來看,麒麟990多線程跑分均高于高通最新推出的驍龍855和驍龍855+,單線程高于驍龍855,略低于驍龍855+。

  國產CPU生態建設是最大短板,國內正通過多種方式逐步補齊

  處理器產品除了自身技術因素外,更多依托的是生態。所謂生態,就是產業鏈條上的企業形成的一種緊密的分工協作關系,類似于準同盟。生態的作用在CPU市場上表現的十分突出。在傳統PC市場上,英特爾和微軟構成的“Wintel”體系一直牢不可破,英特爾引領著CPU的發展并領導著一批PC硬件和制造企業為其適配,而微軟及合作伙伴在操作系統和應用軟件方面同X86芯片進行緊密協作。一般而言,微軟新操作系統的發布之后,會拉動一波新的PC更換,進而帶動新CPU的需求,循環往復,微軟和英特爾等軟硬件廠商都在其中受益。在移動市場上同樣存在類似的生態,ARM和Android 的組合(業內稱AA體系或者ARM-Android體系)同樣具備強大的影響力。ARM占據了全球95%的移動芯片授權市場,而Android在移動操作系統市場上的份額也高達85%。而在中低檔服務器市場上,基本上是X86的天下,ARM正在以挑戰者的角色進入。

  在典型的CPU生態結構中,一般需要一個或者兩個核心企業,引領整個行業發展。但是在國內,各處理器設計企業在指令集選擇上,山頭林立,各自為戰,但都沒能做大,對生態的領導能力較弱。而一般的軟件企業只會對一兩種微結構進行編譯,如果一種指令集在市場生態上處于弱勢,軟件企業就不愿意選擇該指令集進行優化,這種指令集也很難獲得市場成功。恰恰在國內市場上,處理器采用的指令集可謂是五花八門,但市場銷售量都不大,每款產品出貨量很低,這就給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以及應用軟件企業造成非常大的困擾,無所適從,操作系統、軟件企業與處理器芯片適配積極性不是很高,因此很多還是在依托國家研發專項在推動,還沒能形成內生的配套機制。

  但近兩年來,國內企業也在通過各種途徑建設生態,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一方面,芯片和操作系統廠商聯合打造的生態“雛形”已經顯現。參考Wintel和ARM-Android模式,電子信息央企——中國電子開始加強對“PK體系”的建設,目前該體系已經推進到2.0版本。P、K分別是天津飛騰(Phytium)和銀河麒麟(Kylin)的英文名稱首字母,銀河麒麟是我國重要的自主操作系統研發廠商,長期與飛騰芯片進行優化適配。除了軟件適配的整合,硬件方面的領導力建設也在加強,2019年中國電子對旗下業務進行重大調整,旗下整機廠商中國長城收購天津飛騰,整機業務全面轉向PK體系,國產CPU缺乏硬件支持的短板正在補齊。同時,處理器和操作系統廠商也在加強開源社區、認證培訓、支持學術研究等方式引導相關軟件開發、應用推廣。

  另一方面,國家也在加快推動基于國產CPU的整機品牌在黨政軍、重點行業的應用,通過應用帶動生態建設。目前,相關項目推動順利,服務器、筆記本、臺式機、移動及嵌入式終端、外設企業多數都在參與國產CPU的適配工作,基于國產CPU的操作系統、通用軟件及應用軟件的開發推廣工作都在有序進行,國產化軟硬件平臺體系建設逐步完善。

  從目前生態建設效果來看,鏈條越短的領域,生態建設的越完善。在整個計算機產業鏈中,高新性能計算和服務器是產業鏈最短的,涉及的軟件應用最少,正因為如此,國內整機、外設企業分布較為密集,每家國產CPU設計企業周圍都有大量的廠商集聚。相反,臺式機和筆記本市場由于對通用、應用軟件要求較高,目前的整機種類相對少一些,但是主流的整機制造廠還均有產品推出。

  二、國產CPU發展機遇及前景展望

  2.1 國際供應鏈斷裂和信息安全風險加劇,倒逼國內CPU加快自主可控步伐

  “造不如買”的國際產業鏈邏輯被打破,國內CPU供應鏈安全受威脅,自主可控必要性提升

  我國CPU市場規模和潛力非常大,龐大的整機制造能力意味著巨量的CPU采購。據國家統計局數據統計,2018年國內智能手機產量高達13.69億臺,計算機整機產量也達到3.2億臺。雖然近些年,計算機整機和智能手機產量增長都出現瓶頸,由于這兩類產品體量龐大,CPU的需求量大且單品價值非常高,市場規模依然非??捎^。同時,服務器CPU伴隨著整機出貨的快速成長,需求量增長也較為迅速。IDC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服務器出貨量達到330.4萬臺,同比增長26%,其中互聯網、電信、金融和服務業等行業的出貨量增速也均超過20%。另外,國內在物聯網、車聯網、人工智能等新興計算領域,對CPU也存在海量的需求。

  國內CPU絕大多數都是進口或者采購國外企業在華產品。移動CPU除了華為能夠通過海思自給之外,其余都需要從國外或臺資企業(如高通、聯發科等)采購;桌面CPU則更是嚴重依賴X86架構,臺式機、筆記本CPU主要為英特爾、AMD占領;服務器市場則主要為英特爾壟斷。2019年前7個月,我國芯片累計進口額為1645.71億美元,繼續超過原油居國內進口產品首位。其中,處理器及控制器芯片(主要為CPU)進口額749.71億美元,占到芯片進口額的46%。

  美國企業(英特爾、AMD、高通等)是我國CPU產品的主要供應商,其中直接從美國本土進口的CPU芯片體量也比較大。2019年前7個月,我國累計從美國進口處理器64.87億元,占到我國從美國芯片進口額的84%,占比非常之高。對美國處理器的過度依賴,成為我國信息產業發展的一大軟肋,在當前貿易戰持續的大背景下,影響已經十分明顯。

  特朗普政府上臺之后,美國對我國超算、服務器、智能手機、通信系統設備等整機制造核心企業的制裁持續在升級,CPU的供應也成為問題。2018年以來,中興、華為、中科曙光、江南計算所等企業都已經被美國列入限制性清單,最近???、大華、科大訊飛等人工智能企業也被美國實施禁運,這些企業的生產經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更為嚴峻的是,全球核心技術和關鍵產品武器化趨勢明顯。除美國外,重點材料、元器件供應國——日本和韓國,也開始將關鍵產品禁運作為政治籌碼,相互傾軋,斷供問題至今尚未完全解決,曾經國內甚囂塵上的可以完全依靠“國際供應鏈”的神話被徹底打破。我國作為電子信息終端制造大國,一旦其他國家在CPU這種關鍵器件上卡脖子,我國卻缺乏有效的應對和準備,將會對整個電子信息行業甚至是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產生極具破壞性的影響。

  國內出于信息安全、產業升級等戰略需要,對國產CPU等領域的政策支持力度持續提高

  采用國外的CPU產品,國內用戶對其內部邏輯、軟件代碼缺乏控制,存在邏輯炸彈、軟件后門等安全性問題。同時,在一些關鍵基礎設施、武器裝備等領域,由于使用周期非常長,相當長時間內可能都不需要對信息系統(包括CPU等元器件)進行升級換代,這和消費級產品存在著根本性的差異,其對供應鏈安全的要求遠遠大于性能要求。如果采用國外的CPU產品,一般會按照摩爾定律快速演進,國內相關基礎設施、武器系統所采用的工藝或技術相對落后的元器件,就非??赡茉庥錾a線關閉的情況,對于一些系統級裝備,都需要進行重新設計,增加不必要的成本。相反,如果是采用國內供應商,涉及到武器和關鍵基礎設施的零部件,企業會保留相關產能和售后服務團隊。另外,CPU作為基礎性、先導性的產品,是信息產業重要的發展方向,需要大量的創新要素包括人力、財力、產業政策等方面的投入,大量采購進口芯片,抑制了國產CPU產品的生態培育和成長。

  也正是如此,黨中央、國務院以及地方政府對該領域的支持力度逐步加大,政策日趨完善,為產業后續實現跨越式發展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尤其是未來中美在科技領域競爭加劇的大背景下,國內對國產CPU的支持力度還會保持在高強度。(1)對CPU相關的元硬件研發引導、資金支持以及財稅優惠政策有所傾斜;(2)支持企業通過兼并重組、國際合作等方式做大做強,提高國產化替代能力;(3)加強應用端扶持,推動國產化采購工作,將基于國產芯片的整機產品列入政府采購清單,鼓勵軟件、周邊設備對國產CPU進行優化和適配;(4)加強人才培養,2019年10月工信部發布消息稱,將與教育部合作加強集成電路人才隊伍建設,將集成電路設置為一級學科,這將引導更多的高校、科研院所教師參與到集成電路研究當中,相應的研究生和本科生集成電路人才培養也會起來。

  2.2 國內黨政軍、重點行業市場空間廣闊,未來國產CPU進口替代潛力巨大

  國內仍將長期是全球最大的CPU消費市場。從主要下游行業來看:首先,智能手機將面臨著大量的換機需求,針對5G場景和應用的CPU處理器也將得到較快推廣。目前,國內5G手機已經進入預熱狀態,市場普遍預計到2020年年底,國內5G手機有望進入實質性增長階段。據中國信通院數據顯示,2019年10月份,國內市場5G手機銷量達到78.7萬部。2019年國慶之前,三大運營商也啟動了5G套餐的預約,10天內預約量就超過1000萬人。其次,PC雖然未來相對疲軟,但用戶基數非常龐大;服務器芯片市場將繼續在云計算、企業數字化轉型中受益,尤其是在國內市場上,云計算市場規模增速未來幾年將持續保持在30%以上。最后,工業控制領域的嵌入式CPU需求廣闊,我國作為制造業大國,目前正在向制造強國轉型,智能化改造是重要方向,CPU作為智能化的核心部件,將廣泛應用于工控系統當中。

  CPU市場主要分為三類:黨政軍及重點行業、企業以及消費級市場,需求特點各異。黨政軍及重點行業市場,市場化程度相對較低,對安全性和定制化的要求遠高于消費級市場,同時對生態的要求相對較低,這同國產CPU當前的發展現狀非常契合,因此這一板塊一直是國產CPU的傳統和核心市場;企業級市場主要是高性能計算和嵌入式CPU,這個領域對生態的要求,高于黨政軍但弱于消費級市場,這個板塊是國產CPU未來重要的增量市場;消費級市場則是國產CPU長期要突破的目標,尤其是桌面CPU性能、生態等方面還有巨大的差距,還需要重點彌補。

  其中,黨政軍及重點行業是國產CPU確定性最強的領域。在當前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國內關鍵IT基礎設施、涉密、電子公文等領域正在推動自主可控試點,基于國產CPU的信息產品已經得到應用,除了中央機關已經明確大規模采購之外,地方政府部門也將開始相關國產化替代工作;對信息安全、供應鏈安全高度敏感的軍隊,一直是國產CPU的傳統市場,將來伴隨著國防信息化的加速,服務器、PC、嵌入式和移動CPU需求量均將增加;金融、電信、能源等重點行業領域也在加大基于國產CPU的服務器產品采購,未來使用范圍將逐步從非生產領域進入核心領域,目前飛騰、兆芯、海光等產品在金融、電力等市場都有公開的應用案例。

  2.3 未來國產CPU在傳統領域存在追趕機會,AI、開源架構帶來換道超車可能

  傳統CPU技術差距雖然巨大,但依然存在追趕上的可能

  首先,國內關于CPU的知識儲備趨于完善。主要設計企業無論是通過自研還是國際合作,都已經在架構方面積累了較為豐富的經驗,包括架構的升級、內核的設計等,已形成了較多的參考案例,有望在現有平臺上實現躍升。

  其次,國內技術人才的積累也在日趨豐富。隨著國內芯片設計市場的不斷擴大,已經在行業內沉淀了一批技術人才,龍頭設計企業如飛騰、龍芯、申威、海思等都具備了穩定的核心設計團隊。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和科技部已經將集成電路列為一級學科,未來高校細分專業設置的空間將更大,相關人才的培養也將加速。

  最后,CPU進入后摩爾定律時期升級速度趨緩,國產CPU離天花板較遠,縮小差距存在可能。目前,英特爾的最新工藝水平已經到了14nm,后續再提升難度非常大,性能提升速度將顯著趨緩,尤其是英特爾在10nm上存在不小的障礙,新品遲遲未能推出。即使是工藝已經升級到7nm的臺積電,后續離硅加工極限(3nm)已非常接近,空間非常小。而國內企業制程和性能水平相對較低,所處的階段反而更會像英特爾發展的早期,如果能夠保證持續的研發投入,我們認為在傳統通用CPU可以實現按照摩爾定律進行追趕,進而縮小差距。

  新技術、新架構可能也將為國產CPU帶來發展契機,換道超車的可能性存在

  隨著人工智能、5G、邊緣計算、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和成熟,將對傳統計算需求形成巨大挑戰,并創造出新的計算技術需求,國內CPU企業如能在此期間不斷拓展產品譜系,將大有可為。同時,除了X86和國內廣泛使用的ARM架構之外,開源架構未來也將成為重要選擇,中小企業也可以利用其免費特點,擺脫Wintel和ARM-Android體系的歷史包袱,實現換道超車。

  目前,國際上主要的開源架構為RISC-V、Open-RISC、SPARC等,其中RISC-V架構正在受到市場的認可,該架構篇幅簡潔,指令集模塊化、指令集數量少,不但能夠實現向后兼容,還解決了類似X86、ARM架構在升級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沒有歷史包袱。對于RISC-V生態,目前國內企業如阿里,已經有所行動,全資收購的中天微已經發布RISC-V第三代指令系統架構處理器CK902,平頭哥也在2019年發布了全球性能最強的RISC-V的MCU產品,具備發展CPU的潛力。另外,華為之前也表示,對RISC-V開發很有興趣,公司也是這個基金會的成員。

  三、主要國產CPU設計企業發展概況

  目前,活躍在自主可控市場上的芯片設計企業,主要為天津飛騰、中科龍芯、成都申威和上海兆芯。

  3.1 天津飛騰

  公司簡介

  天津飛騰是國內重要的自主芯片設計企業之一。公司由天津市濱海新區軍民融合創新研究院、聯合濱海新區、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共同組建,三家股權分別為33.33%、31.67%和35%。其中天津市濱海新區軍民融合創新研究院是由國防科技大學和濱海新區共同組建的科研事業單位。公司位于天津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在北京、長沙、廣州等地均設有子公司和分公司,其主要致力于國產高性能、低功耗集成電路芯片的設計與服務。

  天津飛騰(Phytium)一直是作為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本質安全的重要板塊,與天津麒麟(Kylin)一起在打造國產基礎軟硬件平臺——“PK”體系。在該體系中,天津飛騰主要提供處理器芯片產品,天津麒麟主要在操作系統領域發力,這兩家企業已經構成了國內自主可控領域的重要力量。經過多年的發展,基于天津飛騰和天津麒麟的整機產品已經在黨政軍、重點行業企業得到批量應用。2019年8月份,中國長城完成了對中國電子所持有的天津飛騰全部35%的股權收購工作(華大半導體的13.54%和振華電子的21.46%)。

  公司主要產品

  天津飛騰的產品是基于國防科技大學團隊的研究成果發展起來的,譜系趨于豐富,產品性能國內處于領先地位,且同英特爾的差距正在縮小。公司成立后陸續推出了多款國產高性能CPU,包括應用于入門級服務器的FT-1500A/16、應用于桌面終端的FT-1500A/4、應用于高端服務器的FT-2000+/64、應用于嵌入式工控的FT-2000A/2等產品,產品多項指標在各自對應的領域處于國內領先地位,部分產品指標處于國際領先。2019年9月19日,天津飛騰發布了FT2000/4桌面產品,性能與英特爾i5的中檔產品相當,同時能耗優勢十分明顯。

  公司經營情況

  公司客戶主要為重點國產化項目業主,包括“南風一號”工程的一二期,整機產品已經應用于河南、山西、江蘇、福建、海南等地試點。飛騰整機也被納入保密專用機名錄,并在湖南等地展開應用。天津飛騰公司還與國內外主流的整機、芯片、系統軟件和應用軟件廠商建立了良好的戰略合作關系,構建了完善的基于飛騰產品的生態系統。其中,公司研發的飛騰FT-1500A(包括4核、16核芯片)在市場上影響力較大,據其股東濱海新區軍民融合創新研究院官網介紹,該款CPU已實現量產,2017年累計產量已達10萬片,該產量在自主可控市場上還是非常有競爭力的。2018年,天津飛騰實現營業收入6369.26萬元,同比增長95%;公司盈利規模雖然較小(170萬元),但增長潛力較大。

  公司核心競爭力

  (1)公司擁有較強的研發能力,自主可控程度非常高。公司是國內為數不多的能夠自研CPU內核的企業。飛騰CPU研發啟動較早,團隊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建立,2006年之前推出了兩代CPU產品,“十一五”推出第三代產品并進入商用,2011年獲得了ARM V8指令集架構永久授權。經過幾年的努力和至少兩代產品的迭代,飛騰最新自主設計了FTC66x系列處理器核,其中FT-2000/64集成了該系列中FTC661處理器核。2019年,公司最新發布的FT2000/4A桌面處理器,集成了4個FTC663處理器核。FTC663內核相比前幾代產品,架構設計和微結構實現更為先進,主頻更高、功耗更低、安全可信程度更高。

  (2)產品生態優勢較為明顯。一方面,ARM架構本來在移動和嵌入式市場生態優勢就十分明顯,在服務器領域目前也有華為等企業入圍,未來整個產業整合、協同的優勢會逐步得到體現。另一方面,中國電子全力打造的PK體系已經發布了2.0版本,母公司中國長城作為中國電子旗下主要的自主可控整機平臺,未來將集中精力發展“PK”體系。天津飛騰可以借助長城在制造領域的優勢,更準確地把握用戶真實的國產化需求,提升自身芯片的設計質量。這種“CPU+整機”的聯合,將大大縮短飛騰CPU系列化產品的研發周期,增強CPU與BIOS、主板等整機軟硬件聯合設計能力和適配。截至到2019年8月,天津飛騰已聯合 500 余家軟硬件合作伙伴,研制了 6 大類 300 余種整機產品,移植、優化了 1000 余種軟件,基于國際主流技術標準、具有中國特色的全國產飛騰生態體系基本成形,為國家信息安全和重要工業安全提供了有力支撐。

  3.2 龍芯中科

  公司簡介

  中科院計算所從2001年開始研制龍芯系列處理器,經過十多年的積累與發展,于2010年由中國科學院和北京市政府共同牽頭出資,正式成立龍芯中科技術有限公司(簡稱龍芯中科,下同),旨在將龍芯處理器的研發成果產業化。

  龍芯中科公司致力于龍芯系列CPU設計、生產、銷售和服務。主要產品包括面向行業應用的專用小CPU,面向工控和終端類應用的中CPU,以及面向桌面與服務器類應用的大CPU。為滿足市場需求,龍芯中科設有安全應用事業部、通用事業部、嵌入式事業部和廣州子公司。在國家安全、電腦及服務器、工控及物聯網等領域與合作伙伴展開廣泛的市場合作。龍芯中科擁有高新技術企業、軟件企業、國家規劃布局內集成電路設計企業、高性能CPU北京工程實驗室及相關安全資質。

  公司主要產品

  龍芯系列處理器芯片是龍芯中科技術有限公司研發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處理器芯片,產品以32位和64位單核及多核CPU/SOC為主,主要面向國家安全、高端嵌入式、個人電腦、服務器和高性能機等應用。產品線包括龍芯1號小CPU、龍芯2號中CPU和龍芯3號大CPU三個系列。

  龍芯1號系列芯片專為嵌入式領域設計,具備低功耗、高集成度及高性價比等特點。目前龍芯1號產品包括龍芯1A、1B、1C和1D四款芯片。龍芯1A的高集成度使得1A適用于云終端、工業控制、數據采集、網絡設備等領域;龍芯1B是一款輕量級的32位芯片,能夠滿足超低價位云終端、數據采集、網絡設備等領域需求。龍芯1C針對生物識別領域設計,片內集成LS232處理器核、浮點協處理器,具有高性價比的特點。龍芯1D片內集成LS132處理器核,可以實現超聲波流量計量單芯片解決方案,具有使用方便、功耗低的特點。

  龍芯2號系列芯片可應用于高端嵌入式和通用桌面等領域,在滿足性能要求的同時兼顧功耗、價格以及應用的平衡。目前龍芯2號產品包括龍芯2F、2H和2K1000三款芯片。龍芯2F是龍芯處理器的第一款產品,可用于個人計算機、行業終端、工業控制、數據采集、網絡安全等領域。從2008年開始經過多年的商業化推廣,龍芯2F的穩定性已得到充分的驗證。龍芯2H是一款高集成度系統芯片,能夠滿足安全適用計算機、云終端、網絡設備、消費類電子等領域需求。龍芯2K1000處理器是面向網絡安全領域及移動智能終端領域的雙核Soc處理器芯片。

  龍芯3號系列處理器可滿足高端嵌入式計算機、桌面計算機、服務器、高性能計算機等應用,具有高帶寬,高性能,低功耗的特征。目前龍芯3號系列產品包括龍芯3A1000、3A2000/3A1500I/3B2000、3A3000/3B3000及3A4000/3B4000幾款芯片。

  除了現有產品之外,龍芯也在積極規劃和研發新產品,目前規劃中的產品有兩款。其一是龍芯1H,該芯片針對石油鉆探領域隨鉆測井應用設計,集成LS132處理器核、單精浮點協處理器,設計目標是175攝氏度超高溫工作條件下的長時間可靠運行,目前已完成設計流片和應用驗證,正在進行產品化。其二是龍芯3A5000,該芯片為龍芯第三代產品的第二款芯片,基于3A4000處理器現有結構進行工藝升級,進一步提升頻率,優化性能。該芯片將與3A4000保持封裝兼容,目前正在設計中,計劃2021年面向市場。

  公司經營情況

  近年來,龍芯中科在生態建設方面取得了積極的成果。一方面,龍芯中科發布了面向通用領域的龍芯64位社區版操作系統以及面向嵌入式領域的實時操作系統平臺,基于這個平臺,國內中標軟件、普華軟件、深度科技等也發布了最新的64位操作系統,深度科技、金山軟件也啟動了龍芯版應用商店、龍芯版WPS,騰訊等即時通信軟件也都針對龍芯平臺開發了對應產品,用戶體驗得到極大的改善。另一方面,龍芯中科發布了開發者計劃,通過“一個開放社區、一個應用公社、一個開發者大會”,共同構成開發者的生態根據地。

  龍芯中科的合作伙伴正在增多,應用場景更為豐富。近年來,國內合作伙伴推出了一系列基于龍芯方案的最新產品。中國航天科技、航天科工、船舶重工、中電科技、中科曙光、浪潮集團、新華三集團、研祥智能、東華軟件、中石油渤海鉆探等單位,已經發布或者使用了基于龍芯新一代處理器的全國產加固計算機、桌面、平板、服務器、一體機、交換機、防火墻及專用解決方案等系列產品,龍芯的應用場景已經從黨政軍走向企業市場,用戶接受程度更高。

  公司核心競爭優勢

  (1)具備較強的研發能力。公司大股東中科算源是中科院計算所的孵化平臺,中科院計算所作為國內領先的CPU研發單位,在技術和科研人員方面提供了強大的支持。隨著國家對“自主可控”領域支持力度的加大,中科院對公司的支持力度也將加大。另外,經過近18年的發展,公司已經有著較為強大的人才積累和研發經驗,未來在新品研發和現有產品升級都有較大優勢。

  (2)公司芯片“自主可控”程度高,未來進口替代可能性高。公司在2011獲得了MIPS永久授權,并通過自主研發具備了微內核的設計能力,目前公司所有CPU的芯片都是基于自主微內核,是國內自主可控水平較高產品之一。

  (3)公司在黨政軍和重點行業應用廣泛,市場空間較大。雖然龍芯在單核性能上同國際主流產品差距巨大,但是在國內嵌入式、桌面市場上擁有較強的優勢,未來隨著新產品的推出、生態建設的進一步完善,具備較大的進口替代潛力。

  3.3 成都申威

  公司簡介

  成都申威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成都申威”),成立于2016年11月25日,公司總投資5億,注冊資金1億。公司依托國家信息安全發展戰略,主要從事對申威處理器的產業化推廣,核心業務包括申威處理器芯片內核、封裝設計、技術支持服務及銷售,小型超級計算機研發、測試、銷售、服務及核心部件生產,基于申威處理器的軟件、中間件開發,嵌入式計算機系統定制化產品服務,集成電路IP核等知識產權授權。

  申威處理器是在國家“核高基”重大專項支持下,由上海高性能集成電路設計中心研制的全國產處理器。申威的CPU屬于Alpha指令集陣營,技術來源于美國DEC公司的Alpha 21164。當初DEC的技術非常強大,Alpha的性能更讓人驚艷,AMD就曾在此基礎上開發了自己的K7微結構。但是,由于DEC在商業模式上的失敗,以至于Alpha架構被幾經轉手,先被康柏收購,康柏后來再被惠普收購后,Alpha架構就被束之高閣。Alpha指令集和微結構都已經不再更新,很多專利已經過期。于是,無錫江南計算所購買了該架構的所有設計資料,發展成為后來的申威芯片。申威在Alpha 21164基礎上開發出自己的擴展指令、神威睿智編譯器以及基于Linux的神威睿思操作系統。

  公司主要產品

  上海高性能集成電路設計中心于2006年開始研發申威CPU,現已形成申威高性能計算處理器、服務器/桌面處理器、嵌入式處理器三個系列的國產處理器產品線,以及申威國產I/O套片產品線。申威系列國產芯片已多次成功應用于國家重大科技工程項目中,并在黨政機關、關鍵領域、商業市場上開展了產業化推廣,正在為國家信息安全戰略和信息產業升級發展做出積極的貢獻。

  從2006年到現在,申威在處理器研發上已經經歷了16年。在2006年初,申威設計出具有自主產權的微架構申威1,130nm制程單核,主頻900MHz,集成5700萬晶體管。2008年申威2同樣是130nm,但是升級為雙核主頻1.4G。在申威1和2研發經驗積累基礎上,上海高性能集成電路設計中心在2010年推出了申威1600。申威1600就是申威的第三代產品,其核芯數達到16核,制程65nm,主頻1.1G,雙精浮點140G,并正式被神威藍光采用。此后,申威在高性能多線程、多核、單核等領域都有建樹。2017年末,申威發布了申威26010,量產后被江南計算所研發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系統采用,使得太湖之光連續多次在TOP500中排名第一。未來申威處理器還將應用于國家E級(百億億次)超算建設。

  公司核心競爭力

  (1)公司已經具備了國內較大的CPU研發團隊。成都申威背后的上海高性能集成電路設計中心已經擁有領軍人才、技術專家、科研骨干為核心的研發團隊,人數超過400人,申威處理器聯盟已經建成,并在建立和不斷完善申威軟件生態和產業鏈。

  (2)能力建設基本完善。硬實力方面,CPU完整設計和創新能力設計中心擁有了完善的服務器、硬件仿真加速器和自主研制的FPGA驗證平臺,自主研發了超過200個軟件工具,支持百億級晶體管規模的CPU設計。軟實力方面,異構眾核處理器架構創新工作加速,高性能計算CPU自主可控水平和能力不斷在提升,CPU設計技術體系也得到了大幅的完善。

  (3)公司在服務器、高性能計算領域優勢明顯。公司由于在并行計算領域的技術積累較為豐厚,而且產品在頂級超算上得到應用和驗證,未來隨著國產化進程的推進,市場需求潛力較大。

  3.4 上海兆芯

  公司簡介

  上海兆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兆芯”)是成立于2013年的國資控股公司,總部位于上海張江,在北京、西安、武漢、深圳等地均設有研發中心和分支機構。兆芯是由上海國資委、威盛電子出資成立,公司成立時上海國資委占股80%,威盛電子占股20%。威盛電子成立于1987年,最初主要業務為芯片組,2000年收購了 Cyrix 和 IDT,獲得了 X86 授權,并進行了自主設計,從 VIA Ezra 架構開始,就完全是由威盛電子自主設計的架構。威盛也成為英特爾、AMD之外,全球唯一一家擁有X86架構授權的公司。兆芯是國內領先的芯片設計廠商,同時掌握中央處理器、圖形處理器、芯片組三大核心技術,擁有三大核心芯片及相關IP的完全自主設計研發能力,全部研發環節透明可控。

  公司主要產品

  兆芯成立之后,通過威盛獲得了X86架構設計技術,在2014年公司完成開先ZX-C系列處理器的自主研發工作,當年相關解決方案銷售量超過1000套。2015年4月份,開先ZX-C處理器正式量產,當年銷售量累計超過10000套,基于ZX-C的聯想整機產品正式推出。2017年,同年首款支持雙通道DDR4內存的國產通用CPU——開先KX-5000系列處理器正式發布。2019年6月,開先KX-6000/開勝KH-30000系列處理器正式發布,開先KX-6000/開勝KH-30000系列處理器是首款主頻達到3.0GHz的國產x86通用處理器。

  兆芯產品性能在國產CPU中較好,且兼容X86生態,廣泛應用于臺式機、筆記本、一體機、存儲服務器、磁盤陣列、工控整機等多種形態產品的設計生產。采用兆芯通用CPU的多品牌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均已量產并完全達到成熟產品標準,且兼容性出色,可極大程度避免用戶在遷移轉換中的障礙。兆芯平臺整機已在黨政軍辦公、信息化等國家重點系統和工程中得到積極推廣和好評,2017年,兆芯x86解決方案訂單總量就突破了100000套。2018年基于公司產品的整機產品已經進入中央機關協議采購清單,市場空間廣闊。

  公司核心競爭優勢

  (1)核心技術優勢。公司承接了“核高基”國家重大科技專項,負責其中的“安全可靠的桌面CPU”課題,擁有CPU、GPU和芯片組三大核心芯片及相關IP的完全自主研發設計能力。公司已經完全掌握最核心的設計研發技術,包括架構、實現、驗證、IP及相關工具鏈的設計方法。

  (2)良好的兼容性。公司處理器采用與英特爾相同的x86架構,能夠與Windows操作系統和應用軟件很好的兼容性,生態明顯優于其他自主可控芯片。

  (3)較大的進口替代空間。公司產品性能已經接近英特爾主流產品,在黨政軍市場上有著較好的應用,未來仍有較大進口替代空間。

  四、投資建議

  CPU是整個電子信息產業的基礎器件,在大國戰略博弈以及產業安全等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全球供應鏈斷裂風險顯著加大,我國作為電子信息終端制造和消費大國,必須在該領域擁有“備胎”,防止被人卡脖子。國產CPU雖然同國際先進水平存在較大差距,但差距擴大的勢頭正在得到逆轉。未來隨著黨政軍、重點行業信息系統國產化進程的加速,國產CPU進口替代空間也將進一步放大,生態建設也將得到完善。

  建議投資者關注與國產CPU生態密切相關的企業投資機會,主要包括軟硬件廠商、集成商等。建議關注國內參與自主可控整機設計、制造企業,包括中國長城、浪潮信息、紫光股份、中科曙光;關注積極參與國產化平臺適配的系統集成、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應用軟件企業,如太極股份、中國軟件等。

  五、風險提示

  1)國產化推進不及預期的風險:國產CPU在技術和能力上實現了自主可控,但是離成熟和安全還需要市場的檢驗,而且成本上不具備優勢。目前,國家雖然在積極推動國產CPU在黨政軍和重點行業進行應用,由于國產CPU還正在驗證和優化之中,使用自主產品,相關使用單位也需要承擔較大的信息安全風險以及較高的遷移成本,推進可能不及預期。

  2)生態建設難度可能高于預期:目前,我國自主可控軟硬件平臺最主要的問題就是生態問題,而解決生態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搞定。它不但需要國家從上而下的推動,并且需要整個產業進行垂直協調,還要抵御國際生態的夾擊,建設難度可能高于預期。

  3)業績短期內難以有效釋放:CPU的發展是一個需要不斷試錯的過程,通過細節的優化實現整體的提升,尤其是處理器微結構趨同的時代,對細節的要求就更為嚴苛,產品優化的時間也越長。雖然有前面提到政策、資金在支持,但是試錯的環節卻不能跳過,西方國家在研發和試錯環節上花的時間,我國企業也必然省不下來,這也意味著企業存在短期內業績很難釋放的風險。

全屏背景
腳注信息
?
Copyright © 2015-2019,www.8295344.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粵ICP備17119646號 未經許可 嚴禁復制      <>
自定內容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自定內容
聯系電話:13692170950

圖片
自定內容
聯系地址:深圳市福田區金田路卓越世紀中心
天天乐彩票群